第六百八十二章

小说: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作者:微甜的南瓜 我要报错
  黑雾谷之中必然是和东陵城一般藏有恢复记忆的方法,但是对于叶小孤此刻而言,他实在是对于所谓的前世因果没有什么探究的心思。

  索性那黑雾谷并不大,顾水梦也没有给他设下什么绊子,安安静静的陪着他回到了银霜宫。

  任含香和小黑貂先行抵达,叶小孤和顾水梦回去的时候正好见着小黑貂找了上来言及陈瑶的状况不佳。

  原本看似只是腐蚀真元气劲的黑雾对于寻常的修士而言,最多不过是散功泄力而已,但是对于陈瑶这个鬼族而言却是另外一番感受。

  叶小孤和顾水梦对视了一眼,二话没说就急急忙忙的先行回到了房间里看了看陈瑶的状况。

  “她怎么样了?”

  任含香站在榻前,见着叶小孤进来,皱着眉头应了一句道,“情况不太好,她的气息一直很弱。”

  说话间叶小孤也走到了陈瑶面前,一眼看去那姑娘小脸儿煞白,气若游丝的确是情况有些不对。

  他伸手虚按着她的额头,暗自皱着眉头感受着陈瑶体内的气劲变化。

  只是可惜叶小孤向来是比较抵触这些修行功法,所以对于鬼道之力的研究也不深,此刻明明感觉到陈瑶体内的气息有些不对,但是就是没法区分出来加以驱散。

  那黑雾本就算是鬼道之力的变种,如今盘踞在陈瑶体内,叶小孤自然是不放心。

  任含香见着他凝神皱眉的样子,暗自还不免有些焦急,只不过她这一回头就见着顾水梦拿着那面铜镜信步走了进来,下意识的还吓了一跳。

  相较于跟在她脚边的小黑貂,眼下顾水梦手中拿着的那面铜镜实在是让她有些心里直发毛。

  “看着我做什么?你怕我?”顾水梦面色悠然的走到任含香身前,顺手还扬了扬那面铜镜更是让任含香暗自皱了皱眉头。

  只不过这两个姑娘也没有真的打起来,叶小孤那边心忧未定,一听着顾水梦和任含香闹起来,反手就将顾水梦拽到身边,看也不看她一眼,说道,“先帮我看看瑶儿的病症。”

  “看什么看?我又没那本事,你姓叶的自己的女人还要我帮着照顾不成?”顾水梦冷哼一声,对于叶小孤这忧心忡忡的样子还真是没有半点儿同情的意思。

  叶小孤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顺势也看了看任含香。

  任含香见着他看着自己,下意识的还愣了一下。这满是木讷的样子落在叶小孤的眼里,一时还免不了让他暗自蔚然长叹一声。

  饶是这身边这么多些人,但是真要说是能用得上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他左思右想心里也是烦躁不已,反手就将顾水梦推开,略带着几分怒气道,“都给我出去,别来烦我。”

  “姓叶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真在我面前摆起谱来了?!”任含香还好,顾水梦到底是个谁也不服的性子。

  叶小孤正是心烦之际,皱着眉头满是不耐烦的看了顾水梦一眼,这一下算是彻底杠上了。

  另外一边陈瑶还面色苍白,气息衰微,这边这两人却瞪上眼了,别的不说,任含香倒是真急了。

  她也不好跟顾水梦使脾气,径直上前一步,一巴掌就招呼在了叶小孤脸上。

  只听着“啪”的一声脆响,她这突然一巴掌招呼上来,不说叶小孤就是顾水梦都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还吓了一跳。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这些闲心思?!小瑶儿到底怎么样了?”

  任含香一声呵斥,叶小孤一时还真没办法反驳,只能回头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陈瑶,暗自直皱眉头。

  反倒是顾水梦这会儿悠悠然的回头看了一眼任含香,突然若有所指的说道,“你这丫头倒是有些脾气,这说话做事雷厉风行,当真是有几分样子了。”

  “……”任含香闻言下意识的也没有应声。

  叶小孤听着顾水梦这话的意思,隐隐感觉或许顾水梦和朝天宫的宫主也有些渊源,只不过现在并不是他细问的时候。

  或许是因为陈瑶的体质不同于常人,那黑雾谷之中的黑雾并没有随着时间消散,反倒是凝实聚集一直哽在了她的气脉之间。

  再加上她又是鬼族之体,不能受到任何伤病,叶小孤一时也不敢轻易出手试探。

  沉默难解良久,顾水梦和任含香倒是在一旁过了几个眼色好像是彼此还挺有话聊的。

  叶小孤这么好半天不说话,顾水梦暗自给任含香使了个眼色,歪着脑袋看了看门外,任含香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却还是老实的跟着她走了出去。

  这两个姑娘一走,一直待在角落的小黑貂这会儿终于有机会凑上来。

  只听着这小东西像是只小耗子似的一窜而过,迅捷的轻跃到叶小孤的肩头,目光落在陈瑶苍白的小脸儿上少有什么言语。

  “不行,瑶儿的体质特殊,那黑雾又侵蚀太深,如果仓促动手很可能会伤及她的心脉。”

  “你跟我解释什么?”

  叶小孤突然这么说了一句,惹得小黑貂没好气的反问一句。

  说话间,她“嘭”的一声在一片薄雾之中散去了妖身,化作当初所见那个伶俐模样。

  许久未见这姑娘化作人形,叶小孤一时还不免多看她一眼,顺口问了一句道,“你可以变作人形了?”

  “那是自然,十年治不好的伤,一百年还治不好吗?”她颇为随意的接了一句,虽是平淡从容却也引得叶小孤不自觉的撇了撇嘴。

  当初在御兽山庄一别,这姑娘虽是逃到了朝天宫免去了其后的是是非非,但是当时她受伤匪浅,一路远行只怕也多是坎坷不断。

  叶小孤现在想起来一时也难免有些自责,当初如果能多做思量也不至于让她们闹得这个下场。

  心念至此,叶小孤伸手捂着胸口,感受了一下心脏的跳动,不自觉的想起了与自己命魄相连的王培。

  虽然如今已经知道了恢复她形体的方法,但是他暂时还没打算去朝天宫,所以一路上也就耽搁了下来。

  小黑貂见着叶小孤面色微沉好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摸了摸陈瑶的额头,随口说道。

  “这些日子你都做什么了?”

  “……一日三餐,柴米油盐而已,没什么可说的。”面对着这姑娘的问话,叶小孤平淡的将这话略过再也不着一字。

  那姑娘也知道他这段时间怕是没这么太平,不过他不说,她也不好多追问些什么,自顾自的又将话题引到了陈瑶体内的黑雾上。

  “这黑雾似乎非比寻常,并不是寻常的灵气。”

  “这是鬼道之力,取自阴间鬼道的气息与寻常凡俗修行的功法气劲大不相同,只是瑶儿本就是鬼族无形之中弄巧成拙了。”

  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叶小孤又解释了一句,顺手还虚引了一团鬼道之力作为佐证一般。

  小黑貂回头看着他手上升腾而起的黑气,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头,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无法引出来,那能不能将之炼化?”

  “炼化?如何炼化?小瑶儿本就是鬼族之身,如果灌注纯1阳气劲,她只怕立刻就会殒命当场。”叶小孤反手掩去手中的黑气,目光也深沉了许多。

  突然陷入这样的僵局,最难受的其实还是叶小孤自己。

  任含香既然来了,这银霜宫的位置也算是早就暴1露了,一旦朝天宫的人追过来,他肯定是身不由己只能离开。

  到时候陈瑶估计也无人照看,让他又如何是好?

  明明都已经到这个关头了,偏偏还出这样的事端,叶小孤还真是有些气急难言的意思。

  小黑貂歪着脑袋顺手摸了摸陈瑶的额头,一时也没什么主意,等到叶小孤正打算让她去歇会儿的时候,她却突然语出惊人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体内好像也有纯阳的气劲吧?明明你修行的是鬼道功法,为什么你还能施展出如此纯粹的正阳雷罡?”

  “这是因为……”

  话到嘴边,叶小孤却突然一滞。

  的确,如果自己可以同时容纳阴1阳之势,或许自己也能引动自己体内的纯1阳气劲将盘踞在陈瑶心脉上的黑雾抹去。

  毕竟自己体内的纯1阳气劲能够不抵触鬼道之力,想必也不会引动那黑雾。

  心念至此,叶小孤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豁然开朗,径直两指并拢作剑指起手,照着自己的右臂肩肘一抹。

  气劲引动之间鬼道之力升腾而起,一抹霹雳雷光也随之而动,顺势被那黑气包裹其中。

  修行这么多年,这点儿操控能力还是有的。

  只不过就在他打算直接引入这些雷光的时候,一旁的小黑貂却好像是被吓了一跳似的急忙伸手阻拦道,“你发什么神经?!这正阳雷罡直接打在她身上不是让她魂飞魄散吗?”

  “没关系的,这雷光与鬼道之力丝毫不见排斥,只要我……”

  话还没说完,叶小孤突然愣了一下,不用小黑貂多说什么,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一件事。

  :。:

  :。:

欢迎大家访问:火山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uoshanxiaoshuo.com/6_20851/680/